2013年8月29日 星期四

林沈默台語詩 《夭壽靜的春天》摘錄

竹雞啼春




嘎仔~吱嘓乖吱嘓乖……
嘎仔~吱嘓乖吱嘓乖……

天拍殕光,
都市的公寓,
傳來竹雞仔叫啼。
聲音短尖短尖,
親像憤怒匕首,
一刀一刀,
刺入睏眠者的神魂。

三月初,
交配的季節。
關佇鳥籠仔底,
伊面對銅牆鐵壁,
堅持用祖先的母語,
大膽向世界求愛,
講做岫傳後就綴遮來。

小小鳥籠仔,
當作竹林家園。
這隻竹雞仔,
以四十五度姿勢,
攑頭拍翼、威風凜凜,
大聲呼喚鳥仔伴,
捍衛族群母語佮地盤。

竹雞啼過,
風雲變色、
閃電交加,
雷公嘛用母語應答:
喀仔~轟隆轟隆轟隆——
落了一場春雨。

嘎仔~吱嘓乖吱嘓乖……
君滾棍骨~裙滾郡滑……
你敢聽有伊叫春的母語?
你敢看有我叫你的情詩?

──摘自前衛出版社《夭壽靜的春天──臺詩十九首》有聲繪本詩集-【第六首】

台音義注:
嘎仔~吱嘓乖:「kah~ki-koo-kai」,竹雞叫聲。元‧丁鶴年竹枝詞云:「竹雞啼處一聲聲,山雨來時郎欲行。」竹雞求偶,即春雨欲來。
天拍殕(pha-phu2)光:天浮現灰白色、拂曉時分。
做岫(siu7):築巢。
綴(tue3)遮(tsia)來:跟著來這裡。
攑(gia4)頭拍翼(pha4-sit8):昂首、振翅。
佮(kah2):與。
應(in3)答:回應。
君滾棍骨裙滾郡滑:為學習台語八聲調的入門口訣。坊間尚有「獅虎豹鱉猴狗象鹿」、「衫短褲闊人矮鼻直」等版本流傳。
敢(kam2):是否…。


今仔日,關機!
──獻予思念故鄉的母親




茫茫深更,
摸摸家己:
偌久無做人的囝兒?

撥開蜘蛛絲、
迒過烏陰的城市。
母仔,咱轉來去!
來去餾西瓜寮老厝味。

燒一欉清香、
掘一股菜園、
插一盆蝶仔花,
曝一領紅紅棉被。
——西瓜寮的土,
有咱樸樸實實的原味。

切一塊三層、
炒一盤茴香、
滾一鼎結頭湯、
煮一坩燒燒米飯。
——西瓜寮的風,
有咱豐豐沛沛的氣味。

看一齣民視、
算一暝流星、
牽一陣老厝邊、
掀一疊舊舊相片。
——西瓜寮的天,
有咱閃閃爍爍的情味。

咱的地頭咱的天、
咱的故鄉咱的味。
紅塵滾滾為啥物?
紛紛擾擾無道理。
母仔喂,今仔日關機!
我欲全心做妳的囝兒。

──摘自前衛出版社《夭壽靜的春天──臺詩十九首》有聲繪本詩集-【第十一首】

台音義注:
茫茫(bong5- bong5):忙碌或意識模糊,與下句「摸摸」諧音。
偌(gua4)久無做人的囝(gia2)兒:指俗事分心,多久沒扮好人子的角色。
迒(hann4)過:跨過。
西瓜寮:地名,雲林斗六市郊的農村。
餾(liu3):重溫。
蝶(iah)仔花:野薑花。
三層:白斬五花肉。
茴香(hui5-hiang):又名蘹香,具濃郁香氣的蔬菜,性滋補,中南部鄉間婦女深愛。
結頭:蕪菁,即大頭菜,球莖可煮湯。
坩(khann):飯鍋。
豐沛(phong-phai3):豐盛之意。
母仔喂:呼喚母親的親暱語。濁水溪以南的中南部地區慣用。
紅塵:此處「紅」字念讀音「hon5」。
我欲(beh):我要…。
的:皆念「e5」。


夭壽靜的春天





四月燒風,
炊過彼欉老粿仔樹。
巴拉松的空罐仔,
佇風中唱歌…

今年春天,
稻仔無病蟲,
柳丁、檨仔早弄花,
可惜找無蜜蜂做媒人。
四界看無水雞影、
聽無斑鴿咕咕咕的聲。
蝶仔、金龜、田嬰…
一隻一隻毋知飛去佗藏?

圳溝仔邊,
鯽仔、溪哥魚,
無緣無故翻了白肚。
一葩葩福壽螺的卵,
沿著水路湠開紅色恐怖。

穀雨,
無雲無雨。
發袂出雜草的田岸,
有揹噴霧器的老人,
隱痀、喘嗽巡過。
這是一个夭壽靜的春天。

巴拉松的空罐仔,
佇風中唱歌…

──摘自前衛出版社《夭壽靜的春天──臺詩十九首》有聲繪本詩集-【第十九首】

台音義注:
夭壽:非常,台語最高級的形容詞,但仍寓「夭壽」負面意涵,故此處「夭壽靜」一詞,既是形容寂靜狀態,亦有詛咒恐怖的寂靜氛圍之意。
巴拉松(Parathion):農藥名,性劇毒。
粿仔樹:黃槿,葉片用來蒸包粿品(如草粿、包仔粿等)而得名,部分地區的平埔族曾視之為聖樹。
佇(ti7):在…。
檨仔(suainn7-a2):芒果。
水雞:青蛙。
斑鴿(pan-kah4):斑鳩。
蝶仔(iah8-a2):蝴蝶。
田嬰(tshan5-enn):蜻蜓。
毋(m7):不。
佗(to2)藏:何處藏身。
葩(pha):一串。
湠(thuann3):蔓延。
袂(be7):不。
噴霧器:噴灑農藥的器具。
隱痀(un2-ku):駝背。
一个(e5):一個。
本詩「的」字皆念「e5」。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